第149章 王異(1 / 2)

轉正後的山魈再次讓大春感受到速度的衝擊。當然,對於習慣了走靈脈,鑽遁門的大春來說,步行速度不算什麼了。

而一說起遁門,昆侖何其多!諸葛果很快就發現一個,但是卻猶豫了:“這門的出口過於正北了,一垮過去可能上百裡,就到了昆侖的邊緣就沒那麼多靈脈了。”

正北上百裡?

大春立刻回想地圖,這岷江源頭的“九寨溝”正北上百裡,就是甘肅天水啊,薑維那個天水!

薑維這種名將是從來不指望的,當然,現在望都不望了。但是天水郡有個鼎鼎有名的女將,王異啊!確切的說,是翼城王異,也就是今天的天水甘穀縣。

如果說演義中的祝融是虛構出來的唯一上過戰場的女將,那這個王異是真的上過戰場當謀士的女將,曾經為丈夫益州刺史趙昂製訂過九條計策死懟馬超!

其中最狠的一計就是馬超攻下翼城後,想找幾個忠心的本地降將輔佐。馬超的老婆楊婉就聽說趙昂之妻王異德行不錯,就主動結交,王異也立刻獻忠心,還拜把子結為姐妹,然後趙昂被迫把兒子送到馬超身邊當人質得到了馬超的信任。

馬超出城後,趙昂就準備起事,但還是猶豫當人質的兒子。王異就痛批:“忠義是立身之本,為君父犧牲不在乎一個兒子……”

於是趙昂起事關閉翼城,馬超兵敗,留在翼城的馬超妻小被趙衢梁寬儘殺。這也是馬超第一次被滅門。王異的人質兒子當然也被馬超泄憤殺掉。

王異也由此被三國迷戲稱為坑死兒子閨蜜的狠女典型。楊婉也被嘲諷為坑死全家的傻女典型。

當然說到底,馬超在正史上的名聲確實不咋地,馬超作亂西涼就是王異眼中與朝廷作對的反賊,怎麼死懟都不為過。

對於這樣一個女將,隻需要一步就可能見到——

大春乾咳一聲:“要不,去翼城轉轉?”

諸葛果眉頭一皺:“想見王異是不?”

臥槽!!!不愧是仙人,這都算的出來!或許……不用算,都認識我這麼久了,用腳趾頭都猜出來。

諸葛果冷哼道;“你不知道王異和馬超是血仇?你見了王異還想見那位馬超妹子?”

還有這個說法的?也是啊,有這個說法才合乎邏輯不是?即便成為將星,但他們的人物背景都記載了上一世的恩怨情仇,不可能見麵都裝著不認識啊……

大春真是羞愧無地:“也是啊……”

當然更羞愧的是,自己越來越像劍東來了!隻不過他更喜歡貴婦。也不對啊,什麼叫像他?男人大部分不都是這種嘛……

諸葛果繼續數落:“而且王異怎麼也是個大官老婆,是你想見就能見的?隨意改變目標,心不誠,修仙大忌!”

我這不是剛巧遇到這個遁門了嘛……等等!

大春猛然想起一事:“馬超妹子也是‘累世公候不識鄉野匹夫’的大家閨秀啊,也不是我想見就能見的吧?”

事實確實如此!就像永昌的玩家開局半年都少有人見到祝融夫人。這武威的馬雲祿能見到她的玩家其實也不多,連馬英龍這種大佬都隻是一群馬鐵馬玩之流,自己憑什麼一來就能見她?是因為自己一連拿下關三祝融花鬘以及鐵定拿下果果後心態飄了啊!

諸葛果也是一怔:“對嗷!你有什麼關係門路?我可是拖關姐的關係才見你的喲!你彆說你什麼都沒想,就靠一個玄武戰甲就這麼急匆匆的過來找她吧?”

我真的什麼都沒想!我急匆匆還不是對你的胃口?

等等!現在不是有辦法了嗎?

大春靈感爆發:“我們把王異打一頓!這不是見麵禮?”

諸葛果猛然一怔:“且不說能不能進城見到她,你下的了手麼?”

章节报错(免登录)
最新小说: 遊戲基地群降異界 我徒弟竟是沙雕玩家 我把異界變成了遊戲 少俠不走尋常路 魅魔君主 我有一座噩夢城 海賊世界的鬼手 剛剛開學世界就末日了 我在絕地求生撿卡片 絕地求生之團團哪裡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