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章 回城遇大佬(1 / 2)

既然話已出口那就不得不學了。好在大春這半年也沒少聽他唱歌,調子歌詞是很熟的了,克服一下羞恥感還是能跟著唱的。

邊走邊唱間,大春又回到了熟悉的柴山安全區,依舊是漫山的山歌和伐木聲。隻是今天運柴的玩家沒往日那麼多。

就在就時,大春看到一個熟悉的玩家身形在路邊燃儘的炭火旁低頭獨坐。

大春驚異了:“吹哥?”

張虎吹木然的抬頭,苦澀疲憊一笑:“原來真是你在唱歌,我在這裡等你一晚了。”

大春震驚了:“等我?野外過夜?你怕是想不開?”

張虎吹抓了抓被蚊蟲叮紅的手臂疲憊起身,望了望大春的武將符,神情震驚複雜:“果然牛,你的排名已經是103名了,是幫裡安排我最後試一下。”

大春臉色一沉:“什麼意思?”

張虎吹頹然道:“沒什麼意思,我覺得我這個人就是廢物了,穿越至今沒有一件事能辦成的。大春……其實現在的我也沒資格直接喊你了,但喊你春哥你又彆扭……”

語無倫次啊!

大春問道:“就喊我大春,是不是幫裡喊你勸我入幫?”

張虎吹歎道:“是。”

大春冷笑:“如果不入幫,那雞哥就弄死你我?”

張虎吹搖搖頭正色道:“雞哥不敢弄你。看了係統留言沒?排名前5的大佬都來了,你隨便跟他們哪個結交都有資格,隻是雞哥會很沒麵子而已。至於我廢物一個,用不著雞哥弄死,我自己死掉算了。”

說完蹣跚邁步前往深山。

大春驚愕道:“去哪裡?”

張虎吹頭也不回的苦笑:“我也去碰機遇啊,我要求不高,4星就行了!”

大春震驚了!

特麼的啊!玩這一出?這和一哭二鬨三上吊的撒潑有啥分彆啊!

小五沉聲道:“他是真想死!不對——感覺……”

大春訝道:“怎麼?”

小五揉揉眼茫然道:“感覺已經死了……”

“啥?!”

小五搖搖頭一臉困惑:“反正是真想死,比你昨天都想!是你朋友?”

朋友?一起拉過稀經常在說話,也沒有互相利用的價值,真要說關係多好也談不上。如果是他要借錢,肯定不會借。他入幫後更是道不同了,這種關係估計他也不報什麼希望?

或許,是我不合群人情淡漠不夠朋友?

大春心下觸動高喊道:“等下!要是老子入幫呢?”

張虎吹渾身一震,激動的回過頭:“隻要你綁上那根絲綢帶子證明入幫了就行,彆的什麼都好商量,具體我也不知道。”

臥槽!

大春便問小五:“五哥,你說我該不該?”

小五歎道:“能救人一命總是該的。”

行吧。以前再窮也不入幫,那叫硬氣。現在發達了入幫,這叫義氣,是不讓朋友為難死順便關照一下這個雞哥的麵子。

大春便喊道:“我入幫!但是幫裡的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我一概不管!”

張虎吹淚流滿麵的衝過來緊緊握住大春的手:“兄弟啊!謝謝啊!”

大春很不自在,他的手冰冷,這究竟是被威脅恐懼到何種地步?

張虎吹又說道:“我不方便和你一起回城,免得被大佬們看出你是臨時加的幫,我先在這裡呆一白天再說。”

大春歎道:“也行,那你注意點,現在外麵的妖獸可能有點變化。”

“放心,情況不對我就跟著這些砍柴的回去……”

大春心下感慨。以張虎吹的個性遇到這麼神秘的武將,而且還是女將,居然能憋住什麼都不問!

經過張虎吹這事後,小五似乎也失去了唱歌的雅興,就這麼若有所思一路無話的陪大春走到了城門。

遠遠的就看見瘸爺在招手,瘸爺旁邊更是一排幫眾在守候。

見大春出現,他們眯著眼瞅了瞅,確認手臂戴綢帶了,立刻齊聲高呼:“歡迎春哥修煉歸來!”

裝的和我很熟,老乾部待遇?裝給誰看啊?

大春猛然發現城牆上有個白衣人在朝自己微笑拱手。這是?傳說中的第一人啊!

是裝給他看,怕他挖走我?怎麼可能!換成那個傳說中的美女千秋雪挖我還差不多。他們不是來撿碎片的嗎?為什麼不出去?

大春也朝他拱拱手回禮,然後便對城門下幫眾吼道:“春尼瑪的哥,直接喊大春,說過多少次了?”

幫眾極為配合:“是,大春哥!”

好吧,當著外人麵給足雞哥麵子了吧。

然後大春來到瘸爺麵前招呼:“瘸爺好!”

瘸爺眼神中的悲傷一閃而逝,又恢複成往日的油滑:“小崽崽,曉得旱災是咋個回事不?”

大春訝道:“曉得了!”

章节报错(免登录)
最新小说: 遊戲基地群降異界 魅魔君主 我把異界變成了遊戲 海賊世界的鬼手 我徒弟竟是沙雕玩家 少俠不走尋常路 絕地求生之團團哪裡跑 我在絕地求生撿卡片 我有一座噩夢城 剛剛開學世界就末日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