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章 拘神遣將(1 / 2)

午時,大春靈台內。

大春按照關銀屏給出的胃腎心肝肺順序逐步感受藥力,靈台之內竟然升騰起紅黃藍綠紫五色煙霞,這五彩霞光不斷的向大春的元神上聚集。

大春是一拳一個彩虹,兩拳一朵煙花,再度將陽光照耀下的虛日鼠打的滿地打滾光影渙散。

充電寶終究比不過藥力好使。但外麵有人在下藥終究還是相當危險的事情,必須和這虛日鼠做個了斷了。

大春說道“你說好的有種等到午時的,現在午時了。”

虛日鼠趴在水麵上半響無語。

這不符合它先前的狂懟性格啊?

大春奇道“在憋大招?”

虛日鼠終於緩緩說話了,語氣大為不同“汝意欲何為?”

大春猛然一怔,想了想還是算了“你打不過我的,你走吧。”

虛日鼠慢慢的坐起“不殺吾?”

大春一指水天之間苦笑道“你看我這心境,哪有殺意?我也是看你會人話的份上下不了手,也饒了你一兩次,你好歹也是個星宿,要點臉行不?”

虛日鼠淡淡一笑“所言極是,身為星宿是得要臉——來,一拳定輸贏?”

說話之間,一輪金日出現在靈台的天空!水天之間金光萬丈,大春的五彩煙霞瞬間被掩蓋的不知去向,大春的元神更是被炙烤的灼灼刺痛!

大春驚呆了,這實力前後變化簡直就是天壤之彆!

祝融和關銀屏的驚呼聲也隨之傳來“是星宿神將本尊!不可匹敵!”

臥槽!?居然還能召喚本尊?

大春當機立斷,五體投地下拜“大神,我認輸!您不用出拳就已經贏了!我們交個朋友吧!”

虛日鼠笑聲止息,水麵的波浪也隨之平複,烈焰的炙熱也隨之平和,甚至烤的大春全身舒坦。

虛日鼠笑道“汝救吾化身渡過一劫,值得相交。”

反複錘扁它就是救它渡劫?不懂,但不重要了。

大春狂喜“多謝大神賞識。

虛日鼠感慨道“汝可知有個法術叫拘神遣將?”

大春訝道“請神上身召喚天將什麼的?”

虛日鼠沉聲道“非也。請神法術所需甚巨,時效甚短,於是就有術士在請神法術中途故意失敗,這樣就能獲得一個神將的殘缺懵懂化身,並用法器拘禁之。雖然能力不足百分之一,但優點是長期持有隨時啟動任其擺布,並能通過奪舍殺孽逐步提升能力。”

大春終於大悟,這是有人在搞我!放眼幾個大佬,除了那個師從張角的逆蒼天,誰還有這等神通?

大春懂了“大神有什麼需要代勞的儘管開口。”

虛日鼠鄭重道“查找並解救其它術士手中的被拘神將,時間不限,汝可願意?”

大春義正言辭“我願意!至於方法請大神教我。”

虛日鼠欣慰道“一言難儘,汝之肉身無法承受吾之神威太久,待吾臨走之時自會留法器告知。汝元神初成大有可為,有何疑惑吾先點撥你一二。”

有法器就行!

大春激動問第一個問題“我先前昏迷的時候是在一片漆黑的識海,現在這裡又是水天靈台,兩者是什麼關係?

虛日鼠答道“廣義上都統稱識海!世間有肉身靈智者皆有識海,識海就是腦內所想所憶。識海具體分虛空,識海,靈台,紫府四層,也可以簡單好記的歸類為外層,淺層,中層,深層。汝那一片漆黑就是外層的虛空,是腦顱與外界的邊界,是阻止外邪入侵腦顱的壁壘,也是保護禁錮元神的樊籠。然而,人有眼耳鼻舌直通本心,外邪通常不願強攻虛空。”

“虛空之下的淺層就是通常所說的識海,常人思考棋局,打鬥,入夢之時,識海裡就會想象模擬出一個不斷推進的棋局,模擬出兩個小人互相打鬥,以及夢境中的荒誕不經。淺層識海混亂繁雜光怪陸離,任何外界的聲色乾擾都會中斷思緒。一旦外邪攻進識海,就會對記憶靈智構成破壞,輕則失憶,重則發瘋死亡,乃至被奪舍成為傀儡。”

“術士們的拘神遣將就是攻入識海。故汝今後解救被拘神將的戰鬥多是在受害人的識海中展開,那時務必控製力度,否則必將禍及無辜。”

這是要元神出竅鑽去彆人大腦內開戰啊?也太高端了!

章节报错(免登录)
最新小说: 我徒弟竟是沙雕玩家 我有一座噩夢城 海賊世界的鬼手 絕地求生之團團哪裡跑 我在絕地求生撿卡片 遊戲基地群降異界 魅魔君主 我把異界變成了遊戲 少俠不走尋常路 剛剛開學世界就末日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