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5章 仙人也不如雞(1 / 2)

洛陽鬥苑,洛陽豪門最高檔的鬥雞賭雞會所。

午時將至,雞哥的首戰即將開啟。第一戰的對手是名滿洛陽的專業鬥雞師“鬥門神”。

他的特點顧名思義就是“門神”,是專門給新入局的玩家設定的一道檻,打不過他一切休提。能打過他的鬥雞,多半就能測試出實力段位,為後麵的比賽下注提供參考,所以就相當於是一個段位測試器。

雞哥毫不懷疑能贏第一戰,在雞哥看來,平原這些雞就像是豪門裡養尊處優的公子哥一樣,和永昌吃毒蟲為生的鬥雞根本沒得比,更不要說這隻雞還扛住了金蟬蠱還醬油過幽冥界一戰。

雞哥放眼觀眾席,觀眾席和中學籃球場的觀戰席一般大小,前三排都是本城的大豪大官大公子小姐才能享用的案桌席位,桌上擺滿果酒,還有清涼侍女扇風。三排之後就是密密麻麻的士人小商人等“中產階層”的站席。即便是站席,也不是普通百姓市民和玩家有資格進來的。

雞哥仔細查看站席的人群,看有多少玩家。

不多也不少,兩百多名。看來這兩百個算是洛陽混的好的。對於他們這個層次而言,靠勤勞打工已經很難快速發展了,最靠譜的方式隻能是賭雞!

雞哥一一和他們打招呼互相加深一下印象,雞哥從現在起就要讓他們知道,隻有押自己才能贏,才能發家致富,到時候就可以把這兩百多個混的最好的收攏麾下。

正招呼間,雞哥突然發現第三排坐席上坐著一個玩家,正舉起酒杯笑的詭異回應自己的招呼。

雞哥楞了!這誰?能坐第三排?司馬杠?!

沒錯!就是司馬杠。

司馬杠當然也是沒資格坐第三排的,但是陪著主上幼達看雞就有資格陪座了。

就在早上,司馬杠暗算雞哥失敗,隻得渡河回到河內找幼達哭訴排名下降,更沒辦法進入蔡府的事情。

幼達不關心排名,隻問了一個奇怪的問題“你聽到哪些攻擊蔡中郎的謠言?”

司馬杠有點懵,隻得把聽到的各種寡婦風流,一夜幾個之類的段子全部說出。

幼達又問了一個嚴肅的問題“如果換成是你,要怎樣造謠,才能讓蔡中郎恐懼的坐不住,必定要找人求助?如果你能答上來,排名無大事我自會助你,如果答不上,你不過如此,技不如人休得哭鬨。”

司馬杠真驚住了,這根本不是幼達的風格!這一定是有人在背後支招,而背後支這種損招隻可能是——

司馬杠意識到真正考驗自己的時刻來了,現在51名的自己,地位在主上麵前不比以前了,一旦答不出就真的鹹魚,和這個任務無緣。

關鍵點是哪裡?王匡都說了,蔡邕不在乎個人生死了,唯獨擔心自己的愛女。妖魔或許不敢動手直接害蔡邕這種天下名士,但是害他女兒確是可以的,但畢竟還是不方便,要想消除這最大的不方便……

司馬杠汗流浹背慎重給出決定自己前途的答案“造謠蔡琰不是蔡中郎的親生女!隻要不是親生女,甚至再給一些下流段子人人公憤,那麼殺蔡琰就沒有顧忌!”

幼達搖頭苦笑,滿臉失望!

司馬杠驚懵了,簡直就想當場暈過去!

但幼達卻又神情一變,嚴肅無比“你答的好!所以,我司馬家決定培養你!”

答對了!?

司馬杠終於明悟幼達的表情變化了,之所以失望是因為自己的個性真的與他不合。答對了,是因為這就是背後那位支出的狠招!

幼達又說道“先靜觀其變,我陪你出去玩一圈具體看看情況……”

於是,司馬杠就和幼達過來看鬥雞了。不管怎麼說,有了司馬懿這個終極boss在後麵站台,司馬杠信心滿滿是真不把鐘家放在眼裡了,於是非常大度向雞哥打了招呼。

至於押注嘛,當然就是押雞哥贏了。身為交手過一輪的對手,還是相信一下雞哥的專業能力,這點基本尊重還是要有的。

……

午時已到,一聲鑼響,比賽正式開始。

鬥門神的鬥雞正式出場,標標準準的個大毛鮮霸氣側漏型,就像一個標標準準高大體壯的拳手一樣。這種標準型就是劇本裡等著被那些全場嘲笑質疑的小個子,病秧子扮豬吃虎乾翻在地的龍套。

章节报错(免登录)
最新小说: 我徒弟竟是沙雕玩家 我有一座噩夢城 海賊世界的鬼手 絕地求生之團團哪裡跑 我在絕地求生撿卡片 遊戲基地群降異界 魅魔君主 我把異界變成了遊戲 少俠不走尋常路 剛剛開學世界就末日了